Ardelle

「千金难买我愿意。」

从前几年避嫌不去看演唱会  到现在光明正大地去
兜兜转转能遇到最好  有过曾经所以错过也不遗憾
坦坦荡荡  说来话长

彼苍:

我曾试着放下可本能使我根本做不到

生命中已不可缺少其余宁可都不要

身体在颤抖

不心甘情愿放手

数不清她帮我抚平了多少痛苦与伤口

常常疑问镜子里的到底是我还是你

你让我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的我自己

——《You're my one ture love》 PG One


下午看到了一个万万消沉年代的两段battle地址:http://weibo.com/6266788628/FpHPBFG95 歌词蛮戳。


王昊这个人呢

从不像路人想当然得那么强大。


你听他十八岁的歌说他天生就该吃这碗饭,看他在battle赛场上似乎顺风顺水赢得很容易,看他梗着脖子一脸固执的模样,有时会误以为他很强悍,其实他只是倔。


在一大堆生活丢过来的问题面前,他也照旧被砸得难以呼吸。情绪管理也好,心态调整也罢,都从来都不是什么值得学习的范本。


一无所有的时候,他在和黑怕谈一场地老天荒的恋爱,唱着you're my one ture love.歌里有他对理想的爱和他的痛。不是没想过放弃或许更轻易,他其实并不是跟自己过不去的人,像曾经半途而废的很多东西,学业、街舞、打碟……多一个连比赛都经常输的说唱又怎样?亲戚朋友早就把他当做一无所成的混子,没准还会夸他浪子回头。


放下吧,没什么丢人的。


但是不行。


生平第一次想要坚持到底,因为说唱已经成了他的本能。它起初是长夜里取暖的蜡烛,现在却成了生命中不可熄灭的火种。连放弃的念头都会让他痛苦到颤抖,就像神要把自己活的骨血从身上剥离,变回肉体凡胎。


他看似时常抱怨,有时慵懒得好像随波逐流也可以活下去,但对自己真正所热爱的,却已经超越了执着,变成了执念,被人视如疯子。


在人们眼里他成了不可理喻的化外之人,好像不吉利、该驱逐出境的黑猫,他不愿意去解释,宅在家里又恨不得离群索居,城邦之外,非神即兽,似乎他就要成了尼采所谓的“超人”。但又不擅长割舍感情,过分看重伙伴和牵绊,太多放不下的人把他牢牢拴在红尘里。所以屡次挫败后他学乖了,告诉自己在最开始就别给出太多,包括爱和期待,但这事其实根本由不得他控制。


若要数落他的缺点呀,真是不胜枚举,多得如同每一个普通人,多得如同你我。


但是倘若将他逼入绝对的困境,再施以百倍的挫折,他就会陡然生出一种孤勇。


你以为他承受不住就真的要放弃,你以为能杀死他的。然而酷寒的苔原也冻不死植物根系,染血的砂砾里挖得出黄金,褐色的灰烬再度燃起了赤红的光。这些时刻你看他,仿佛雕鹰从悬崖上急坠而下,眼看就要摔成一团肉泥,却飞了起来。此时你才发现,你原来根本不知道他的界限在哪里。


所有的偃旗息鼓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置换。除非哪一天他的灵魂死掉了一块,否则他永远不会真正屈服。他可以愤怒、可以怀疑、甚至可以咄咄逼人地凶狠,但他也可以彬彬有礼,平易近人,一无自觉地率真可爱甚至合群。你觉得把自己关在黑暗里的他很孤僻,但当他站在白日的阳光下,又可以笑得像个单纯的小男孩,整个人都透着傻甜。好像那些发生在黑夜里的事都是幻象。


他是变化多端的天气,矛盾的矛盾体。


是一面镜子,一双带着审视、洞见的眼。从他折得出自己。我常常感到人们在他面前很难伪装,一旦产生了弄虚作假的念头,那双黑色的眼睛会毫不留情地把你刺痛。


他的灵魂是极其有趣的。当你用常人的目光去看,你会觉得很费解。待稍微了解一些之后,又觉得他颇为寻常,样貌寻常,不丑也不惊艳,性格寻常,说不上太好也不至于太极端。但再多看两眼,却发现了未曾注意过的新东西,到底和一般人不同,藏得没有很深,还露着一头端倪,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。


之前妹子聊天问我:小白为啥喜欢万万啊?

当时我扯套话“喜欢如果答得上为啥就不叫喜欢了”。但其实还是有一些必不可少的原因。


之前说,小白在感情方面的实际需求其实很注重精神层面的契合,因为他物质条件极大丰富了,就更看重表象以外的共鸣。但,除此外还有一点,白曜隆是典型的体验探索派。他是那种想去探索尽可能多人生体验的,好奇心十分旺盛的年轻人。人的时间精力有限,尤其人际交往,虽然随着年龄增长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,但你渐渐会发现来回来去遇到的人就这么几个类型。说唱圈同质性强更是如此,无非是有天赋异禀的、才华横溢的、狂妄的、牛逼轰轰的、傻逼兮兮的、色厉内荏的、屡败屡战的、怂包不禁打的、粗犷的、走心的、讲义气的、被房子车子钱女人纠缠住的……一个两个都很屌很酷,但是看多了也翻不出很酷很屌。


然而王昊不同,乍看笼统地也可以归在上面的几类人中,但又不一样,不然也不会这么有才却把自己搞到在诺大的东北都混不下去。他有才华牛气,偶尔却十分脆弱;说着“明天TMB的再也不来”,还是顶着嘲笑参加了比赛。上一秒真心实意的怼天怼地,下一秒又有点后怕的怂;有时聪明得体善于应对,有时又会不计后果的犯傻;不把世界放在眼里,又对世界带着善意;嫌弃交女朋友麻烦,真谈恋爱时却一下子就想绑死自己的后半辈子。他看不顺眼的地方难以揣摩,沉与兴奋的点与众不同,不合群冷眼旁观也显得奇特,被熟人说去到夜店也总爱不吭声躲在角落里发呆,虽然如果有示好大概也不会拒绝。有时像个小老头,动真感情的时候又把那些个愤世嫉俗都丢到脑后,比实际年龄还要中二,他是混合了无数种颜色的黑。你没法猜测他下一步将要干什么。


当白曜隆面对王昊的时候,简直像是打翻了调料铺,什么滋味都能从这个极其丰富有趣的灵魂中寻到,甚至把自己各种情感也激发出来了。他想去探寻黑色中的种种未知的纯色。


最初是因为好奇,而好奇心最是撩人。


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近距离all day all night观察的状态了。


#以为是粮食向最后还是跑成CP向,大意了吧,没救了orz

彼苍:

人们都觉得他宝贝你,不假。

但你啊你,一见到他,眼睛就先笑起来了,轻快,好比忍冬花抖落了一整个旧岁的积雪,谁也骗不了。


在最甜热的夜色里,他好像天体在发光。


他是你的太阳,你唇角缄默的盼望,你药到病除的良方。柔软,犹如婴孩的胎发;坚硬,像急湍中干净的岩石。

烈火和冰淬过你所有的思念,只余下最纯粹的、质密的核。


- 私下当然是,谁针对我他就针对谁啦。

大家都哄笑,不成想原来他说得很认真。

他太好了,对你也好。所以谁都不能伤害他。


所有曾经你认为的牢不可破,在他面前不堪一击;所有曾经你不屑一顾的,因他变得珍贵无匹。你还可以为他强大到刀枪不入,穿梭在滚烫的花火里;或者在最脆弱敏感的神经末梢化作一缕喘息。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,天蓝得像皱起的湖水,你穿着同样的白色卫衣而他在你镜头前皱起鼻子扮鬼脸,可爱极了——于是你也开始变得可爱起来,接受并喜欢可爱的自己。


他让你变成了一万种的可能。


多少人说你是捉摸不定的迷。唯独他解开你,就像在解最简单的加减题。



你怎么就那么喜欢他呀。


蜂蜜:

两个非常傻的小脑洞⊙▽⊙

Rainy day

“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”

一个人吃了十七块的杨国福

好幸福啊

我抱着圆滚滚的肚子说

今天的我也是一个dd露齿一笑就嘤嘤嘤花痴脸的我